本站支持在线播放 无需下载播放器  请切记本站永久网址:【】 请点击收藏。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快感来自凌辱
快感来自凌辱

快感来自凌辱





  啊啊啊啊啊……

  这里正确的顺序应该是从小声到大声,字体从小到大~ 「贱货!你想找死别连累我们啊!鬼叫这么大声,想招魂还是招警察?!」一个中年妇女很是暴力的将她的平底鞋脱下然后立即强行塞进了一名年轻少妇的嘴里,然后很不悦的说道。

  「就是说啊!差点被她吓死!」另一名中年丑妇一边朝年轻少妇的屁股踹了一脚,一边报怨的说道。

  「妈,这个贱货你是从哪找到的?下贱成这个样子,也是没谁了!」最后一个很是年轻的非主流少女蹲了下来,用力的按了按年轻少妇那个已经鼓胀的就快要爆炸的肚子,估计就算没有十个月也快了!

  而且,她的肚子还在以一个肉眼可见的速度鼓胀着!

  「找?!是这个贱货自己花钱求我干翻她的!」那位站在水龙头旁边的丑妇很鄙视翻了一个白眼,「我玩了她两个多月了,没想到这贱货癖好这么重,加钱让我虐得更狠一点!所以我就把你们都叫上了~ 一起玩玩呗~ 」「……」另一个拿着手机录制视频的丑妇无语了!

  「哇!好变态啊!」少女很夸张的叫了一声,然后又邪魅的一笑,「不过我喜欢!」

  「呜呜唔……」年轻少妇双手用力的捂住自己的嘴巴,但不知道是因为她用力过度还是因为灌肠过度,她不断的发出痛苦之极的悲鸣,眼睛翻白,想晕,但极致的胀痛却让她晕歇之后又马上清醒,清醒之后又痛得想要晕倒……不断的在两者之间徘徊……

  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她竟然不自觉的高潮了!尿道和阴道同时喷出,体液四溅,少女一时间也呆了,直接被这两种混合液体射中湿了半身!

  少女没有尖叫,只是气得不停的深呼吸!

  最后,三分钟之后,少女还是忍不住爆发了,啪啪的直接扇了少妇两巴掌,然后站起来不停的朝少妇圆鼓鼓的肚子飞踹!

  「啊啊啊!!!」少妇终於忍不住又叫了出来,而且因为少女的飞踹本来牢牢粘在少妇屁股的所有胶带终於被巨大的水压冲开,如同洪水缺堤那样,噢不对,应该是高压水枪那样才对!直接就将其中一位中年丑妇的丝袜喷湿,嗯,应该说她整只脚差不多都湿了才对!

  而最后那位并没有『受伤』的中年丑妇此时正目瞪口呆的看着手机,看着少妇……这场面,简直是AV现场啊!高清无码!绝对没有五毛钱特效!

  还是5D立体的!

  那位丝袜被『喷』湿了的丑妇此时也很无语,当然,也很震撼!

  最年轻的少女当然瞬间就吓傻了,不知所措,但她也是最快反应过来的,仅仅惊愕和震惊了十几秒,然后,正处於不开心状态并且很叛逆的她又给那少妇狠狠的来了一脚,「啊啊啊啊啊……」

  这一脚非常的狠辣!已经无力捂住嘴巴的少妇再一次歇斯底里尖叫了出来!

  没办法!少女这一脚实在是太狠了!穿着帆布鞋的小脚连脚带鞋都踹进了少妇的屁眼里!直接卡到关节的位置!

  「唔~ 嗯~ 呃~ ……」少妇白眼一翻,白沫一吐,手脚羊癫疯似地抽搐着……

  尿道和阴道还有屁眼都像破损的水管,浑浊的液体止不住的流出……「警察先生!就是这!啊!~ 」……

  ……

  半年后……

  「哈哈哈哈哈哈哈~ !真不愧是便器清理机!舔的可真干净啊!」鱼一手拿着手机拍摄,一脚踹了踹殷雪的大屁股,看着那一排被舔的雪白发亮的小便斗,还有那最后一个殷雪刚刚开始舔的长期都没有人来清理已经废置很久里面布满了厚厚的暗黄色的尿垢的小便斗,鱼就忍不住的大笑了出来,太刺激了!太解恨了!

  「赶紧舔!别偷懒!还有一排蹲厕没有舔完呢!」殷雪只是稍微收回舌头然后喘息了一下,鱼就立刻朝她那已经有好多个灰黑色脚印的大屁股上狠狠的来了一脚,「呜!……知道了主人……」殷雪已经非常的累了,她的舌头舔的都已经麻木了,甚至还流血了,但听到鱼的催促之后她又再一次的加快了速度,认真的舔舐着尿斗。

  「这个地板我觉得也已经洗一下!太脏了!」站在一边玩着手机的依依在关键的时候补了一刀。

  「对!地板也要洗!」鱼完全没有思考,反正是虐待殷雪的主意她都赞成!

  然后她捡起了地上那个殷雪的包包,「贱货,我拿些钱去买盆子和抹布,你没意见吧?」

  说着,就直接从殷雪的钱包里拿了一小叠鲜红的一百块,估计没有一千都有八百块了!

  「没……没意见……」殷雪一边舔舐着尿斗一边含糊的回答道。

  ……

  「来依依,我给你买饮料了~ 」十来分钟之后,鱼回来了,还带回来两瓶冰红茶,一瓶给自己一瓶则递给了依依。

  「主人……舔完了……」鱼刚刚喝了一口冰红茶,殷雪就已经把男厕所有的便器都舔舐干净了,鱼仔细的看了看,简直就跟新装上去的一样!就是地板上厚厚的一层灰尘影响了整体的和谐……

  「诺~ 盆子和麻布还有水管我都买来了~ 」鱼买的很齐全,十条粗糙的麻布,一根二十米长的软水管,还有一个小盆子,一包洗衣粉。「我也不为难你,先用水管冲洗一下地面吧。」

  十来分钟之后,殷雪按照鱼的命令,用清水冲洗了一下地面,但地面还是黑黑的,显然有些污渍不用力搓是洗不干净的!

  「好了,现在又到你这个便器清理机出场的时候了!」鱼提了提地面上那个小盆子,殷雪自觉的拿起了麻布扭干先要用力的擦拭地面,但却被鱼一脚踢开了,「干什么?!谁让你用麻布擦地面的?!」

  鱼冷笑了一声,说道:「加点洗衣粉,用你下面那两块烂布擦地!擦完之后坐进盘子里用麻布擦干净。」

  「……是……主人……」殷雪并没有多说话,也没有什么多余的话,她本来就是受虐狂,而且有一件连鱼和依依都不知道的事情,那才是一切的关键所在!

  殷雪有些害怕,但更多的却是兴奋,玩吧!玩烂她吧!让她体验更多更多的高潮吧!

  「好贱!」玩着手机的依依头看了看听话的用两片阴唇摩擦着地面姿势极度不雅,因为柔韧性不足,而且只用阴唇擦地确实也有点难,所以,殷雪一屁股就坐在地上,然后身体朝前倾斜,用大腿内侧臀部和阴唇一起擦洗着地面……「唔……好痛……」第一次清洗下体的时候殷雪就痛得叫了出来,不仅仅因为这条麻布非常的粗糙,而且重点是她大腿内侧的皮被擦破了,被带有洗衣粉的脏水一擦洗,这酸爽!

  但她并没有因为疼痛而停止动作,直到把男厕所洗的干干净净,才累瘫似地躺了在地上,有气无力的呼吸着……

  「嗯,洗的可真干净!我有点尿急了,就勉为其难的尿你嘴里好了!」本来鱼想直接尿在殷雪的嘴里的,而殷雪也把头转了过来张大嘴巴准备把她的尿液全部喝下,但依依却拉住了鱼,一脸嫌弃的说道:「她嘴巴那么脏,刚刚舔完男人的尿斗,还是尿进她子宫里吧!」

  「对啊!我这么忘记这茬了!贱货,扩阴器带了吗?」半年前,因为涉嫌虐待她人罪名鱼的妈妈被监禁了一个月,之后她们就再也不敢玩殷雪了,但鱼敢!

  而且她还想要报复!当然,这个的前提也是因为那天之后的两个月,殷雪又再一次的『请求』她们虐待她!

  鱼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报复仇人』的机会,很痛快的就答应了!可鱼的母亲和另一个丑妇却不敢了,所以,只有她和殷雪带来的这个名叫依依的少女一起虐待她。

  依依一般情况下都很安静,只是站在一边看着她虐待殷雪,但却总会在关键的时候提出一个令她都心惊肉跳的主意!其中就包括了拡开尿道和子宫!进行最最可怕并且刺激的调教!

  尿道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容易的,只需要循序渐进,每扩大一毫米都隔几个星期,让它适应,几个月来殷雪的尿道现在已经能塞得下两厘米粗八厘米长的阳具形塞子了!

  而要扩开子宫则并不容易,开始的时候每一次都会弄得出血!即使是鱼也不敢太粗鲁,只好每天用筷子或者小铁棒用力的朝里面捅!殷雪的子宫上个月月底才正式开通!

  尽管已经每天都在扩张了,但成绩也不理想,现在做大也只能扩开一个将近一厘米的小洞口,已经是面前的极限了!

  「带了……就在包包里。」殷雪还乖巧的把自己包包里的那个透明的牲畜用的扩阴器拿了出来,然后递给了鱼。

  「嗯~ !」刚刚扩开阴道的时候殷雪很舒服的淫叫了一声,「啊!……」然后超过八厘米之后她就开始痛哼了……鱼却一直扩张到差不多十二厘米的刻度的时候才停止,还喃喃的说道:「昨天才十一厘米多一点点,今天就差不多十二厘米了,真是太贱了!」

  「呜呜呜呜!!!!」为了重蹈覆辙,这个时候鱼很认真的给殷雪带上了球形的口塞,让殷雪只能发出低沈的呜呜声,然后,用力的把昨天结束之后就塞进殷雪子宫的萝卜形小塞子『波』的一声拔了出来,然后,一股黄灿灿的液体从里面涌了出来,还好鱼快速的起了殷雪的屁股,然后让她靠到墙边,头躺在地上,半倒立了起来,然后那些液体才倒流了回去。

  「喂!贱货!昨天赏赐给你的圣水这么还没有吸收完?!」鱼没事找事的踩住了殷雪的一个奶子,然后用鞋底摩擦着,最后感觉自己真的快要憋不住了才自己的内裤往下拉了拉,滋滋的把今天的尿液射进了透明的扩阴器里面,尿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流进了殷雪的子宫了……

  「呜呜……」最后鱼很善解人意的帮殷雪把脏兮兮的丝袜脱了下来,然后,『很温柔』的把这对废弃的丝袜塞进了扩阴器里面,然后用一根小铁棒朝里面用力的捅了又捅……

  最后终於成功的把它们捅进了殷雪的子宫内……而在这个过程中依依一直都安安静静的看着,并没有多说,也没有帮忙。

  鱼也并没有对依依发出邀请,因为她这样的邀请她已经发出过无数次,但依依全部拒绝了,她可以出主意,但却从来不会参与对殷雪的虐待,对此,鱼已经疑惑很久了。

  但依依不肯解释她也勉强不了。

  「嗯……本来还想让你把女厕也舔一遍的,但现在都已经五点多了,还是算了吧……」都快晚饭时间了,鱼也要回家吃饭了,「哎!对了,我昨天不是让你把我用过的卫生巾自己塞进身体里吗?我要检查!」「呜呜呜……」殷雪好像想说什么,但因为口球太大她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是……主人……你的卫生巾在贱货的尿穴里面……没有主人的命令,贱货不敢拿出来……」鱼解开殷雪的口塞之后,殷雪喘了口气,然后说道。

  「!!!你还真的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贱货啊!」鱼让殷雪已经把她用过的卫生巾塞进自己的下面,本来她觉得殷雪应该会塞进自己的阴道的,没想到殷雪竟然这么变态!会把卫生巾塞进自己的尿道!天呐!

  「拉出来我看看!」鱼果断要看一看!

  「唔……唔……呜……啊!」在不能用手的情况下殷雪非常艰辛的蠕动着下体,没有再次塞住的子宫咕噜咕噜的叫个不停,而尿道里面的卫生巾殷雪努力了五六分钟也才勉强的露出点白色的棉边……

  「行了!」看到这白色的边边,鱼很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把手上那个萝卜形塞子朝扩阴器里面一丢,转身就走,「剩下的交给你了~ 明天见~ 」……

  在鱼走了之后,依依面无表情的把那个萝卜形塞子再一次的塞进了殷雪的子宫,只留下黑色的朔料底座卡着子宫颈,然后把扩阴器直接拔了出来,关上放进殷雪的包包里,然后扶起了殷雪……

  直到这里,视频就结束了,井朝仁轻轻的点击了几下鼠标,把刚才的视频保存在云端之后才转头看着正在卖力做运动的殷雪,「嗯!!!!」「不要吞下去,含着。」井朝仁拍了拍桌子下面依依的头发,等她完全把他那长十六厘米,粗三厘米的巨棒舔干净之后,就站了起来,伸展了一下筋骨,依依乖巧的跪在原地,安静的含着他那浓浓的精液,等待着。

  「啊哼~ 啊哼~ 啊哼~ !」另一边,殷雪正在挥洒着汗水,在一部另类的跑步机上匀速的奔跑着……

  两个脚踏,前边有两个抓着的手柄,一边摇一边跑的那种跑步机,而且这机子的中间还插着两根巨大的假阳具,前边那根粗十二厘米长二十厘米!后边那根竟然是粗十二厘米长四十厘米!而且这假阳具上面还『长着』一根根粗粗的倒刺!

  殷雪跑得越快下面假阳具抽插的速度就越快!

  井朝仁看了看跑步机上面的路程,发现殷雪已经差不多跑完他设置的五公里了,然后他按了按加速,让殷雪在最后的高潮之中把最后的路程跑完了……「啊啊啊啊啊……喝……喝……喝……」刚刚冲刺到终点殷雪刚好就高潮了,然后跑步机一停下来,她就马上倒了下去,靠身下那两根超级巨棒支撑着次没有倒下……

  「依依,轮到你了,含着我的精液,跑三公里,不准吞下去。」说完,井朝仁就抱起了跑步机上的殷雪,然后粗暴的直接把她扔到地上,然后熟练的把跑步机上面的两个夸张的按摩棒拆卸了下来,然后把两个尺寸跟他一模一样的按摩棒装了上去,示意依依可以上来了。

  「唔……」刚刚把那两根假阳具吞进去,依依就不自觉的想要叫出来,但嘴巴里还含着井朝仁的精液呢,只能发出一声低吟,然后就强忍着要叫喊出来的冲动开始了异常痛苦的运动之旅~ 而另一边,井朝仁蹲下了身子,掰开了殷雪的双腿,用手扒开她那黑的发紫的阴唇,把露出尿道口的卫生巾扯出来一点,然后塞回去之后又扯了一小半出来,反复几次之后才连同食指一起塞了回去,「唔……」突然被超出承受范围的东西塞了进来殷雪有点痛苦的想要夹紧双腿,但她的身体却很诚实的挪了挪位置,让井朝仁可以更加容易并且轻松的看到她下体那三个刚刚『运动』完还张的大大的双嘴。

  「夹紧。」井朝仁在地上捡起了两根阴道用哑铃然后伸进了殷雪的阴道和肛门,然后命令的说道。

  「嗯!……啊!……主人……」听到命令,殷雪也顾不得休息了,瞬间便发力,然后阴道和肛门竟然直接闭合!紧紧的夹住了井朝仁放进她阴道和肛门的那两根『哑铃』,尽管她已经很认真很努力的夹紧了,但怎么可能比手的力气更大?井朝仁一拔,殷雪的阴道和肛门就直接朝外翻出一截,火辣辣的疼痛着,但这并不是她在意的地方,因为,失败,往往就意味着惩罚!

  尽管她知道阴道和肛门的力量再强,又怎么可能比手的力量更强?但主人就是特意想要罚你的,身为女奴殷雪把头低下了,像个犯错了的孩子,「雪奴的烂穴还是没能达到主人的要求……求主人责罚……」「不不,你做的已经很不错了。」井朝仁笑了笑,并没有生气,「唔……」本来殷雪还想感谢主人的,但井朝仁突然就把手整只塞进了她的阴道,然后还把堵住她子宫不让里面的尿液外流的塞子拔了出来。

  「夹紧,里面的东西不准漏出来,今天晚上去勾引那老头,让他射进里面,等他睡着了就过来找我。」说着,井朝仁就开始穿衣服了,等衣服穿好之后,他好像突然间想起了什么,说道:「对了,等下你洗完澡之后倒半瓶风油精进阴道,然后倒立三分钟再出来。记得垫块卫生巾。」

  「嗯……知道了主人……」殷雪挣紮着,虚弱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双膝触地,像一条活脱脱的母狗那个慢慢的扭着屁股爬进了浴室……而依依呢?当然还在跑步……而且她的表情还异常的诡异……好像想吐,又好像是很爽很刺激,好像已经高潮了,也好像已经跑不动了被机子强行拖着跑……

  反正也只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她口中含着的精液还没有吞下去!

  而且,仔细一看,她下体塞着的可不止两个棒棒,她的尿道竟然还有一根底座跟另外两个一模一样大小,貌似款式也是同一款的定制式假阳具……而且她的身材貌似也没有穿着衣服时的好看,并没有阴毛的三角地带高高的鼓起了一个包包,才34C的乳房乳头被人为的拉长了,足有五厘米长!而阴蒂竟然也是这么一种情况,长达三厘米!

  而且身上还有几个疤痕一样的纹身!真的很难让人相信,那不是直接用刀子刻上去的!而事实也确实是井朝仁用刀子刻上去的!尽管伤口不深,但想要表达的意思却非常的清晰!

  因为那些疤痕明显也被人为的加工过了,这凹凸不平的线条上面才是真正的纹身!

  纹的并不是龙虎,而是几个几乎覆盖了依依整个身体的大字——井超人的性奴隶!

  而在她左边胸口的乳头上方,也就是左胸部上面也刻着一段小小的文字——母狗依依!

  ……

  「依依!依依!你……没事吧?……」殷雪洗完澡之后,也如同母狗一样从浴室爬了出来,然后头看了看跑步机上的依依,但这一看,她就吓到了,依依脸色极其苍白的晕倒了在跑步机上!可跑步机还在自主的运动着呢!依依想停下来休息都不行!

  无奈之下,殷雪站了起来,拍了拍她的脸蛋,摇了摇她的肩膀,可却并没有按停跑步机,也没有把她抱下了,这是主人吩咐下来的任务,如果她按停了,不止主人会惩罚她,而且依依也不会领她的情,反而会讨厌她!

  主人就是她们的一切啊!

  「……嗯!!」被殷雪用力的摇晃着,依依终於醒了,但她的状态却非常的不好!一醒来就捂着小腹,然后又马上缩手了,似乎捂着会更加的辛苦!

  「……」依依摇了摇头,她嘴里还含着主人的精液呢,开不了口,但是可以看得出来,依依绝对有事!但她却强忍了下来,虚弱的抓住了手柄,死也要把这三公里跑完!

  「……」看到这情况,殷雪默默的又趴下了,她理解依依的想法,因为她也是母狗……主人交代的任务就必须完成!不需要然后理由或者借口!

  她爬着拉开了抽屉,拿出了那瓶40ML的风油精,爬到墙角,扭开风油精的盖子,然后整瓶塞进了自己的阴道,之后,头肩触地,淩空紮马,「嘶……!

  啊……!」瞬间,殷雪的身体就变得燥热了起来,或者说,她身体的深处很凉,又很热!反正就是非常非常想要巨大的肉棒狠狠的抽插的那种感觉!

  既舒服,而又痛苦!

  既冰冷,而又燥热!

  「呼~ 呼~ 呼~ ……喝……喝……」殷雪不断的深呼吸,这种感觉太难受了!

  「砰~ 」突然间,好像有什么重物掉了下来……原来,依依已经跑完了三公里了,然后虚弱的在跑步机上摔了下来,然后,她就像殷雪刚刚那样,像一条活脱脱的母狗那样爬着走进了浴室……

  ……

  「朝仁,你觉得你爸怎么样?」

  「他是一个人才。」

  在全省最高的一栋大厦的最顶层,一老一少站在透明落地玻璃窗边俯缆着这个辉煌的城市。

  「人才?」听到井朝仁的回答,老人不可置之的笑了笑,也点了点头,说道:

  「他确实是个人才啊!」

  「你不想接手公司?是吧!」老人的话跳跃性很大,不过井朝仁却由始至终都很淡定。

  「每天发一下呆,偶尔出去旅游一下,有空就泡泡妞,没空就睡下觉,这才是生活。」井朝仁很是淡然的笑了笑。

  「你似乎很不喜欢你爸啊,为什么?」老人这辈子并不却钱,但对於儿子而孙子他都是愧疚的,亏欠的!

  「其实我也挺不喜欢你的,我喜欢的只是你的遗产。」井朝仁一脸的淡定,很诚实的把自己心底的话都说出来的。

  不过,老人并不恼怒,反而露出了一丝遗憾,一丝惭愧,「你很聪明,很诚实,也很洒脱,你会恨你爸很正常,你恨我我也不会说些什么。」老人似乎很和蔼,但他话锋突然一转,很严厉的说道:「但你的报复手段太不光彩了!」

  「不是那女人经不起诱惑,而是她本来就水性杨花。我也只是稍微作弄一下他而已,顺便嘲笑一下他有眼无珠。」井朝仁还是照样淡定。

  「……」老人沈默了一下,显然他也是知道一些事情的,但他犹豫了一下,语气又变得温和了,说道:「无论怎么说,毕竟她也算是你『妈』,找个机会让她自己提出离婚吧,也不要再作弄你爸了,毕竟当年的事情谁也不愿意看见……」「那女人死的时候抓着我的手,让我不要报复,不要记恨你们,我是个守承诺的人,所以,我并没有恨你们,也没有报复过你们。」井朝仁微微的摇了摇头,打断了老人的话,显然他不想听老人说什么道理和废话,「我只是不喜欢你们,也只报复了你们身边的人。」

  犹豫了一下,井朝仁接着说:「不过,我有点累的,你们也成孤家寡人了,当年的事就算了吧。」

  「这就好!」老人似乎并不在意井朝仁所谓的报复,听到他亲口将当年的账一笔勾销他非常的高兴,「你爸那边我会跟他谈的,真相不重要,一家人和和睦睦平平安安才是最好的!」

  「我会把公司交给殷雪打理,依依我会给个名分她。」老人做出了妥协,而井朝仁也做出了决定。

  「依依你看着办,至於殷雪……」老人没有说下去,两个聪明人之间的谈话不需要太直接!

  「她有这个能力,而且现在的她比狗都要忠诚。」「那几个催眠师可靠吗?」虽然井朝仁非常的聪明,但毕竟还太年轻了,老人多嘴的问了一句。

  「没有什么比死人更能守口如瓶的。」但井朝仁却比老人想象中的还要狠辣!

  「哈哈哈哈!真不愧是我井朝天的亲孙子!确实没有什么是比自己更可靠的了!」老人并没有呵斥井朝仁的狠辣,反而非常赞赏!

  ……

  「难得一起吃顿饭,不要总一副苦瓜干的面孔嘛!我们又不是你的那些犯人!」饭桌上有家常菜,也有鲍参翅肚等贵价菜,摆的满满一桌子,加起来总共三十六道菜,而吃饭的却仅仅只有五个人,三男两女。

  井朝仁和依依坐在一边,老人坐在中间,而井朝仁的父亲则跟殷雪一起坐在井朝仁的对面。

  此时的殷雪穿着一身黑色的紧身短裙,脸上尽是微笑,浑身都带着花香,完全看不出有什么异样!

  而依依则穿着一条粉色的相对比较长的连衣裙,裙身一直到膝盖。

  浑身也是带着跟殷雪同样的香味,不过她的脸蛋一直都是红扑扑的,总好像一直都在高潮,充满了柔弱的美感!

  「哼!」井朝仁的父亲却很不给面子的冷哼了一声,冷冷的看了看井朝仁,然后有冷冷的看了看井朝天,「没有证据不代表你们没有做过!如果有证据,我第一个站出来抓你们!」

  「我后悔没有好好的管教你,竟然让你跟这老家夥同流合污了!」井朝仁的父亲真的是一点面子都没有给他爸和他儿子,从进屋开始就没有好脸色,现在更是一脸冰霜的呵斥着……

  他旁边的殷雪看着脸色微微有点发黑的井朝仁犹豫了一下,张了张嘴,但最后还是没有说话。

  她不知道用什么身份说话!更重要的是她主人没有让她发话!

  「呵呵,如果后悔有用的话还要你们这些警察干什么?」井朝仁似乎也丝毫没有把对方当成是自己的父亲,张嘴就是很直白的嘲讽。

  「朝仁,国强,你们一人少一句吧,今天端午节,就不能好好的陪我老人家吃顿饭吗?!」井朝天似乎也有点生气了,用力的拍了拍桌子。

  「老爷,董小姐来了。」这个时候,管家走过来了。

  「让她进来吧。」井朝天对管家点了点头。

  「井老爷子好!井大少别来无恙啊!」这位董小姐显然是认识井朝仁和井朝天的,而且还很熟悉,但对於井朝仁的父亲她却只是友善的挥了挥手,好像并不认识……

  然后,井朝仁和井朝天都并没有向她介绍,董小姐也只好装作看不见这人了……

  「好久不见了依依,最近你都去哪了?不会是被井大少金屋藏娇了吧?!」显然,这位董小姐跟依依也是很熟的,她坐在井朝仁的另一侧却把身子探了过去,单手撑着井朝仁的大腿。

  「是啊!我现在是朝仁的女朋友,最近一直跟他在一起。」看到井朝仁不露痕迹的上下动了动眼睛,依依会意的回答道。

  「这样啊……那井大少觉得我上去那个计划怎么样?有没有兴趣玩一玩?」董小姐的思维也是相当的跳跃。

  「吃饭时间就不要谈公事了,这是个很不好的习惯。」井朝仁淡然的用手撑住董小姐那足有D杯的大胸,然后把她推了回去。

  「……」董小姐看了看自己的胸部,然后又看了看井朝仁,最后叹了口气,「要不是我打不过你,而且能打赢你的基本都知道你的身份,我一定打得你几个月都下不了床!」

  「其实你是可以把我打的几个月都下不了床的。」井朝仁还是很淡定。

  「……」董小姐也没有想到,井老爷子都在呢,井朝仁竟然还是这么一副舍我其谁的模样!也难怪他会说出,只要有足够的自信,无论走到哪你都是主角这样的话!他就是在特指他自己啊!

  「小姐,你要告他非礼吗?我可以做人证!」这个时候井国强出声了,并且一开口就是一副我要替你伸张正义的表情。

  「……」这会儿,董小姐真的淩乱了,这人到底是谁啊!胆子这么大!在井家,在井老爷子的面前,竟然还有人敢当面挑衅井朝仁!

  「井国强,你别给脸不要脸,真以为当个小警察就能管天管地了?要不是答应过那人,你以为你能过得这么自在?」井朝仁没打算找他麻烦的,但井国强已经不止一次找他的麻烦了!还真以为他好欺负了啊!

  「……」本来董小姐还想开口调侃井朝仁两句的,还是有人不给面子他的嘛!

  但看到井朝仁好像真的有点生气了,她果断还是闭嘴了!而且,从井朝仁刚刚的话中,她似乎猜到了对方是谁了!这让她更加不敢参和了!

  「玲儿啊,不用管他们,吃饭吧,每次他们见面都得吵几句,打不起来的,随他们吧。」井朝仁这一生最重承诺,既然他说一笔勾销,不找他爸麻烦那他就绝对不会找他麻烦!哪怕再生气也好!所以,井老爷子很淡定的在吃饭,反正没有证据井国强也无可奈何!

  他们都是有着自己执着的人!

  ……

  「主人,那老头今晚不知道是不是吃药了,在我里面射了四次。」深夜三点多,殷雪垫手垫脚的敲了敲井朝仁的房门,然后一进来就汇报似地说道,说完之后就安静的站着,并没有做什么多余的事情。

  「嗯。」其实井朝仁是已经睡着了的,但他很容易醒,所以,殷雪一敲门他就开了。休息了一下,稍微清醒了些,井朝仁才说道:「你来的刚好,靠墙倒立。」殷雪完全没有犹豫,心领神会的把自己的内裤脱了下来,然后穿着半透明的真丝睡衣头肩触地,双腿朝上,半倒立了起来,然后双腿张开,在空中紮起了马步,用手扒开了自己的阴道,里面白浊的精液清醒可见,厚厚的一层把子宫颈都糊住了……

  然而,就在她扒开自己的阴道之后,彻底放松,糊住子宫颈的精液中央就马上出现了一个小洞口,然后朝里面缓慢的滴落……「呼~ 」殷雪的子宫显然已经没有多少空间了,井朝仁断断续续的尿了几次之后还有一大半靠地心引力已经流不进去了,而且井朝仁也还有一大半没有尿出来!

  「好麻烦啊……」看到这情况井朝仁并没有惊讶或者放弃,转身翻了翻抽屉,拿出一个灌肠筒,先把自己的尿全部尿进去了,然后在把殷雪阴道里流不进去了的尿液抽了出来,最后,直接捅进了她的子宫,然后强行把全部的尿液都注了进去!

  「唔!……」殷雪咬着牙,捂着嘴巴,不让自己叫出声,但她额头不断冒出的冷汗却出卖了她,显然,她现在非常的痛苦!而且,她有点同情依依,她也终於理解为什么有的时候依依弯个腰也好像弯不下去,总是一脸莫名其妙痛苦的模样!

  原来子宫强行被扩张这么痛啊!

  而且,依依连膀胱也被主人强行扩张了!虽然现在貌似也轮到她了……「嗯哼!……」最后,井朝仁把一个粗两厘米,长五厘米的萝卜形塞子按进了殷雪的子宫,作为新的塞子。

  此时,如果仔细的看,还是可以看到,殷雪本来纤细的腰身好像变粗了一点点,而且小肚子也有微微的凸出!

  「明天就对那老头说,你要去旅行,让他陪你。」灌完尿之后,井朝仁示意殷雪站起来,然后他还帮她整理了一下衣服,「如果他答应了,那你就随便挑个要出行一两个月的团报名,他要是拒绝那你就闹。」井朝仁的语速很慢,给人的感觉就是他其实没有想好,只是临时想出了的主意,不过,殷雪听的非常的认真,「他肯陪你去,那你们就来一场真的旅行,如果他不愿意了,那你就对他说你要自己旅行。」「然后你就随便去个什么远的地方,拍一堆照片,每天发几张给他,或者就是跟他聊下天,反正感情越来越淡,之后你就提出离婚吧。好聚好散,也不要让他太难堪。」井朝仁微微的叹了一口气,他是真的感觉累了,心累!

  「就这样吧,你到客厅倒杯牛奶,喝完就回去吧。」豪宅的房间里怎么会没有厕所呢?所以,出来唯一合理的理由就是喝水或者饿了!不然你深夜跑出房间干什么?!

【完】

字数:8972